首页 > 家庭教育 > 教育随笔 > 非遗传承的缺陷与国学阴谋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亟待解决的问题

非遗传承的缺陷与国学阴谋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亟待解决的问题

时间: 2020-11-24 来源:蒙台梭利

文章来自:中国光彩集团副总裁徐群贵教授


十年之约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物质文化遗产”、自然文化遗产等等项目,在中国大地上遍地开花,花钱如流水,却是并没有让中国特色的优秀传统文化获得世界性影响力。反而是中国在国外的孔子学院一个要比一个被动,国内的优秀传统文化活动一直都没有上升到主流文化配置的层面,在官方媒体和教育领域受制于意识形态的红线,迫使我们调查研究“国学”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实际境遇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况?

  放眼全国,现在有关“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与发扬光大”问题的中央文件、主流官方媒体全部言论,都与民间化国学教育、传播活动,存在着明显的不同,或者说距离,甚至于是两股道上跑的车,彼此的出发点、评价标准,和言行举止规范,都不一样。这是不正常的现象,背后就是没有关于“什么是优秀传统文化?”进行明确的定义,没有辨别是非的标准,不能形成统一思想的预期效果。至少,现在举国上下都不知道“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如何才能够实实在在的打造、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怎么样衡量优秀传统文化?怎么样从文化软实力角度提高中国在世界上的竞争力?”完全依靠中央文件,是对于文化软实力属于人民还缺乏认识。只有官民互动,万众一心,才可以形成中华民族的文化一致性向心力。那么,优秀传统文化是否能够适应现在已经现代化的中国人心理状态呢?

  看看全中国大陆的传统文化包括佛教,都在竭尽全力宣扬的“感恩教育”吧,应该说“爹亲娘亲不如党和政府亲”的政治教育,早已经在革命歌曲里面,从1949年一直唱到了2017年的今天,给“感恩教育”这个传统文化增加了成功率。可是,为什么许许多多的家长要说 “我反对感恩教育” ,因为感恩教育在毒害孩子的心灵,我希望它早日终止。相比之下,那种集中全校孩子,让他们给父母洗脚、磕头,最后抱头痛哭的感恩教育,近年很流行,那是因为很多父母和老师以为这是好事。

  孩子更乖,更听话,更顺从,觉得自己欠了父母的,要感恩,这有什么不好的呢?追根溯源,深层次的事情,是很多父母对孩子说:如果我不生你,哪有你?你的命都是我给的,你还不欠我?这是事实,感恩教育的体系也建立在这个事实上。

  问题是,这样的事实忽略了一点,孩子愿不愿意来到这世上,他是没有决定权的,如果他们能在出生之前,看看父母的德性,再做决定。我想,很大一部分孩子会重新选择父母。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改革开放政策以后,出国留学和科学的教育方式方法,让全中国人民都认识到了一个基本的公理:强迫的条约是无效的。相反,有任何一个孩子强迫父母生下他吗?没有。

  父母为何生孩子?因为动物的繁衍本能,孩子传承了他的基因,令他有生命战胜了时间的感觉。生孩子,让做父母的他们能够开心,获得了一种自我实现。非丁克的父母,无法生育,或者没有生出他们想要的男(女)孩,遗憾、痛苦、悲伤,都是难免的。此时,他们想要的孩子出生了,拯救了他们,按理说,是他们应该感恩孩子吧?怎么恩将仇报,让孩子感恩自己?

  退一万步说,如果一个乖巧、聪明、学习好的孩子是所谓懂得感恩的孩子,不是这样的孩子就对不起父母,是逆子。那么,根据对等原则,不聪明、没有钱的父母,被自己的孩子歧视,应该也是可以的。一大部分孩子的体质、智商和容貌,低于平均值,甚至残疾,一生苦苦度日,难有作为,乐趣不多,他们仇恨和报复父母,难道就是应当的?

  因此,感恩教育,就是愚孝的翻版,父母在感恩教育中,是绝对的受益者,只要成为父母,就必须得到子女的感恩。孩子稍有点逻辑,遵守自己真实的感受,就不会接受这种不平等条约。当然,这种行为会被称为“不孝”、“不知感恩的冷血动物”,长期洗脑加上外部压力,他们只好放弃逻辑与真实感受,当一个绝对顺从的人:只要是父母说的,就是对的。

  不爱自己的孩子,在身体与心理上凌虐自己的孩子,这样的父母,他们无法凭自己的能量获得孩子的爱与尊重,他们肯定喜欢感恩教育。他们生活在孩子将离开自己、抛弃自己的恐惧当中,感恩教育给了他们理论武器:孩子就得感恩!

  更重要的是,被列举为 “感恩教育”典型的孩子们,在人生路上并没有普遍性的成功。原因之一,就是处理人际关系的时候,有一种“施恩图报”的交换心态。而人与人的关系,最终都是平等的契约关系,家人之间,代际之间,都是如此。

  人天生就会使用对等原则,你对陌生人微笑,陌生人回以微笑。对爱我们的人,我们投桃报李,回赠爱;对害我们的人,我们以眼还眼,还以恨。这是天道,这是社会结构的基础,鼓吹以德报怨,单向的感恩,都是在破坏这结构,使人变态。

  正常的父母,知道自己与孩子互不相欠,是平等个体之间的关系,享受亲情,但不会利用亲情胁迫,孩子越成长,他们越放手。在父母前面是奴隶的孩子,出门也是奴隶,他即使某方面的技能强,心理上也是奴隶,一辈子不得安宁。自己从这痛苦中挣出的人,希望孩子享受成长乐趣的人,怎么可能接受感恩教育?

  教育的核心是自我教育,不停成长的父母,孩子也不会停止成长。这样的父母,绝不会想凭借强力压迫孩子服从,他们知道,孩子将为奴化付出惨重代价:思维受损,心理受害。幸好有这些父母,他们是感恩教育最大的反对者。

  社会的走向与潮流,有时个人无法把控,但是好父母,不让孩子感恩的父母,把孩子当成独立个体尊重的父母,至少在家庭小环境里,孩子的快乐幸福比较多。

  孩子的差距,一大部分来自父母的差距,这是没错的。这方面,应该说是社会不公平竞争造成的,属于封建主义帝王将相的世袭制传承,是糟粕,不是优秀传统。

  所以,凡是拿着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招牌,搞新一轮等级化观念的“国学”,也许就是一种阴谋诡计,千方百计的制造“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去打洞”出身等级观念,培养奴才心理。这种情况下,口口声声说中国特色的优秀传统文化,就是中国人的国学,就是中国人的文化基因,明摆着回答不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毛泽东时代“破四旧”砸烂一切历史文物和文化遗产,打砸抢烧孔孟之道~文庙以及儒释道的庙宇、牌坊,应该是现在所说的“国学”荡然无存,那么文革运动当中的中国人就没有了文化基因吗?就已经不是中国人了吗?这种作为中国人“标志性文化基因”的东西是否真正的有吗?英国人创立那么多学说,建设那么多学科,怎么英国人没有把牛顿等人的学说叫“英学”?美国也有那么多著名科学家、学者,他们创立了那么多学说,怎么人家不称之为“美学”,德国也没有把德国的哲学体系叫“德学”,而中国古人写的一点经书史书就要称之为“国学”呢?国学,其实是不存在的,而且没有一个系统来判断“哪些文化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因为,国学的内容里面自相矛盾很普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事情,早已经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司空见惯了。于是,没有一致性的“国学”就是大杂烩,根本就没办法形成统一意志。所以,被秦始皇的屠杀政策,以武力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乱七八糟思想文化给拿下了,进一步的焚书坑儒,又一次没有让文化来统一思想,而是中央集权制度强有力的管制,统一了中国。如果一定要说历史上留下来的中国特色文化,是一种矛盾重重的学问汪洋大海,那么最好称之为“中国传统文化”。然后,把是否能够与时俱进的去伪存真、去粗取精而发展,作为判断是否“优秀传统文化”的唯一标准,还是有希望的。理由是,中国人并不是以拥有所谓的“国学”才成为中国人,文化基因的说法,是言过其实。

  文化,没有国家边界,全人类的文化是一致性的。不同的民族,可以有不同历史时期的自相矛盾文化,以至于可以有否定之否定的特色。但是,作为学科来说,不存在按照国家来分的问题。当年德国希特勒纳粹曾经想构建“德国物理学”,那是闹了大笑话的。列宁面对一些人要搞“无产阶级文化”,也直截了当的批判说这是一种瞎胡闹。

  在这里,关键性的问题,还不是国学究竟存在不存在?因为中国历史从来都不是拿着“国学”去界定的,而是拿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来认定的。真正的现实问题,是中国为什么要在深化改革的这个时候倡导国学?在邓小平倡导改革开放政策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人说需要国学,现在的市场经济变成了官本位的特权捞钱平台,举国上下殷切期望打破沙锅问到底:究竟是怎么样向特权利益集团开刀动手术?突然间冒出来了自古以来维护帝王将相特权利益的“传统文化”,即便是满清王朝末期提出来的“国学” ,也是明明白白的给既得利益集团寻找合理性。这种崇拜皇帝特权的孔孟之道,在没办法解决市场经济成为官本位特权奴才的紧迫性问题之际,喷出来一个空洞无物的孔子研究院,不但在国内的大学遍地开花,而且推广到全世界去,使得孔子学院的贪污腐败和浪费公款行为愈演愈烈,被外国政府部门揭露的孔子学院混乱不堪案例,究竟花掉了多少中国纳税人的钱财?真是一个说不清的无底洞,让反腐倡廉经受不起。而且花掉了这么多钱,究竟为中国带来了什么?

  其实仔细一想就不难明白,国学在国内的兴起,孔儒在国内重新被提倡,都是冲着民主浪潮与普世价值观来的,甚至于是要否定马克思主义理论、共产主义信仰的有效性。目的就是为了阻止中国的民主法治化进程,反对人类文明拥有统一的文化思想,反对普世价值观的影响。孔儒的核心就是官本位,等级身份制度,为民作主的价值理念及“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这一套理论与价值观,简直可以与民主法治及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唱对台戏,把普世价值观作为最邪恶的东西,一对一的进行歪曲对方之后,再妖魔化,打紧批判,形成一个对抗性的格局。

  许许多多的国学讲课当中,都说当一个陈旧的共产学说彻底失去民心,无法再取得相应效果的时候,借助国内怨声载道,思想混乱,重新倡导起国学是有其神效的。这样一来,人们很容易把社会存在的问题归结为过去错误地搞了共产主义,而忘记了专制制度与赢者通吃的价值理念才是问题的根本。因此,巧妙地借用孔儒,再次将一个个特殊利益集团的特殊利益维护起来。使得专制制度换一种皮肤又悄悄地包装起来。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将日本、韩国的发展包装成孔儒学说的成功实践者,不惜将台湾香港的发展也看成是中国孔儒传统保留完整的功劳。全然不看到,这些国家与地区正是因为摆脱了孔儒的官本位思想与专制制度,吸纳了老百姓公开选举产生国家一切管理人员的普世价值观,引进了民主法治的人们当家做主制度,才导致这个地区的发展,使得这些地区的人民的生命财产权得到法律的保护,他们活得较为幸福而有尊严。孔儒思想从来只是维护一个专制的君主特殊利益,为的不是人民幸福的普世价值,不是“以人为本”,而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家天下和利出一孔的利益格局。孔儒的幽灵在中国的大地上千年不散,中国吃人的筵席就不会停止,中国就是特殊权力的游戏乐园,中国就始终走不出一个人们当家做主的新天地。

  为了让中国的孔儒幽灵再现,并且让佛教和道教配合实施官本位体制,一些学者不惜借用西方的文艺复兴来解释这个事情。说西方也曾经有过文艺复兴,中华民族也需要有一个伟大的复兴。全然忘记了,西方文明发源地古希腊文明本身就是以人为本的,本身就是民主与法治的,是选举产生第一执政官员,不是社会等级固化。西方文艺复兴,不过是针对中断了这个民主法治,寻找人性的传统,破除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的黑暗专制统治而来的。他们复兴的恰恰是现在他们正在发展的以人为本的普世价值,与民主法治化的共和国制度。但是,中国回到孔儒那里将会是怎样的结果?就是回到官本位与皇权专制的制度那里,就是背叛孙中山以来的共和国之辉。孔儒的思想核心与古希腊文明,那完全是两个不同方向的东西。今天中国回归孔儒,就是逆世界潮流而动。事实上,我们花费巨额资金在国内外打造的所谓“孔子学院”,只是一个免费的外国学汉语的语言培训机构,相当于中国外语学习机构“新东方”学校。不过,不同的是,“新东方”的学习需要花费巨额的学费,而中国的“孔子学院”是花钱免费让人来学汉语,人家学汉语的目的也只是为了到中国来做点生意挣点钱。中国的孔子学院从来不曾输出过半点价值观,也无法输出一点像样的学说。说起来在国外,只是丢人现眼而已。

  但是,孔子学院的虚伪示范效应,让孔孟之道和封建主义帝王将相在国内的盛行起了一个作用,是别有用心的。看看电视剧的一个又一个帝王将相、宫廷风云故事,那就是千方百计为阻止中国的“以人为本”的普世价值观的实现而设。为了不让中国在世界的民主法治潮流面前受到冲击,他们重新祭出了早被中国的“五四”运动所批判过的吃人的孔儒文化。利用民间的怀旧及祖宗崇拜,来达到迷惑人的目的。所以说当今中国“国学”兴起,是极有欺骗性的,那其实也是特殊权力者玩的一个阴谋游戏。

  由此可见,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表面现象,“国学”果然是一个抵制共和国宪法信仰和民主法制的巨大阴谋。这一点,参加“教育与中国未来”论坛的雷颐先生,作为著名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已经站出来说话了。围绕着中国重新崇拜孔子,与大兴国学的现象。雷颐先生直言不讳的说,国学就是一个阴谋。那么,究竟是什么阴谋呢?就是用来阻止中国的民主与法治进程的阴谋,也是用来对抗“以人为本”的普世价值的阴谋。

  有些人非常天真的不愿意做学问,而是哗众取宠的东拉西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就是一种民主,企图想从孔子与国学传统那里寻找到民主法治与普世价值,然后与世界接轨,这正是中了人家的圈套。那些使劲提倡国学,重新崇拜孔子的人可不这样想,他们需要的是用这些东西维持一个专制制度与特殊利益集团。一些不明就里的人,特别是一些自由民主宪政主义者,常常受了这种蛊惑,也参与到这个新国学运动中来。想从自己的传统与国学中开出现代民主宪政制度与普世价值来,这是非常天真的。

  抚今追昔,起源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国新儒家,2012年以后的国学热,以及孔子崇拜的再度兴起,等等吊诡的过程。就可以发现,这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与苏联的垮台、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群体变颜色,密切相关的。苏联垮台以后,极大的刺激了一些当政者的神经,关于社会主义国家体制的自信心没有了底气。他们在智库的一次又一次研究、讨论、分析当中,反反复复的思考:为什么苏联会垮台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的就想到了,马克思的斗争哲学,有利于破坏一个旧世界,但是却不能够维护一个新秩序。其思想逻辑本身就决定了,要维护一个秩序,靠马克思列宁的斗争哲学是不行的。更何况这些东西都是舶来品,本来在中国就是没有多少根基的,之所以在中国流行,实在主要是靠暴力强力推行的结果。于是,在动荡的战争年代里,是容易接受这样的马克思主义斗争哲学的。但是,在和平时期,再靠这个就不行了。一个社会不能够总是在斗争,还得稳定与和谐。然而,不能重新洗牌,不能允许底层的人民爬上来,把既得利益的官僚主义集团给取而代之。这时候,现在马列的斗争哲学思想武器反而被那些被压迫者与弱势群体拿来与贪官污吏们斗。因此,现在“维稳”就成了头等大事,“维稳”的实质性要害就是维护现有的等级观念和剥削压迫格局。问题是,对于统治者集团来说,自己起家的思想武器被底层人用来与自己斗,毕竟不是一件爽快的事情。因此,必须改换门庭,拿着孔孟之道之类的中国传统文化,来替代马克思主义,就成为势在必行的急迫大事。

  此时此刻,要怎样才能够保证一个政权的稳定呢?中国本土传统文化的孔儒,是天然的维持既得利益集团的思想武器。在中国历史上,每个朝代更迭的时候,造反的人都要反孔儒,要打倒既得利益者帝王将相。但是,新的政权建立的时候,又都要重新把孔儒找回来崇拜。原因很简单,造反的时候如果不反孔儒,那么仅《论语》里的那句:“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就是绕不过去的一个绊脚石,让你名不正言不顺,孔孟之道就是既得利益集团剥削者最好的挡箭牌。

  孔儒永远是站在胜利者这一边说话的,是非曲直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要成为胜利者。在这里,成王败寇才是关键,孔孟之道和佛教、道教在中国就是势利小人的哲学,谁是谁非不重要,只要你有钱有势我就给你溜须拍马。这就是说,中国历史上留下来的文化,基本上都是替强盗逻辑进行文过饰非的伪君子文化。而且,替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杀人放火得天下进行粉饰太平,歌功颂德,是孔儒价值中永恒的铁律。在中国,维护既得利益秩序方面,还没有哪个思想理论超出了孔儒的这个学说。因此,当马列主义在中国因苏联的垮台而岌岌可危的时候,孔儒的复现就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此,从二十世纪 90 年代初,开始在国内陆陆续续倡导国学,重提崇拜孔子开始,经过这近二十年的酝酿、策划及权力与财力的大力推广,终于在中华大地上成了气候。很显然,其目的就是为了维护一个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为了维护统治集团的统治秩序。所以,这个转变看似不可思议,其实是有其内在逻辑的。一个政权在不到三十年时间里,从毛泽东时代不遗余力的“批孔”,到当代的大呼小叫“尊孔”,来了一个 180 度的大转弯。在这里,孔子再次被崇拜的同时,当年批孔的人也仍然被崇拜着。孔子是伟大的,而批孔的人也是伟大的,孔子是圣人,真理的化身,批孔的人也是圣人,也是真理的化身。毛泽东就是这样的被又一次扭曲了,然后用来压制平民百姓的上访告状。想到这里,我们就不难明白,在中国的教育里,为什么害怕给学生起码的逻辑思维与逻辑常识。教育的目的自然就是要让孩子变得一脑袋瓜子浆糊与一头雾水,否则的话,这些混蛋的思维怎么能够让人心安理得呢?

  雷颐研究员与他的同事,也是新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的康晓光研究员曾经有过一场争论。这个争论是在二十世纪 90 年代初的一场争论。他们原来是好朋友,但是在孔儒问题上让他们分道扬镳了。争论的结果竟然是这样:当年的康晓光先生说,我们倡导儒学,重尊孔子,其目的就是要为了维护中国的专制制度,防止西方的民主法治在中国形成气候。听了这个话,雷颐先生不再说什么。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对话的空间与可能。倡导一种理论的目的,如此赤裸裸地不加掩饰,毫无顾忌地为专制制度辩护招魂,已经到了不需要任何遮羞布的地步了。康晓光先生最后还对雷颐先生说:我们走着瞧,十几年之后的中国肯定还是孔儒的中国,因为中国不可能走别的路,只能够走专制之路,而要走专制之路,就离不开孔儒思想。雷先生无话可说,他们不再往来。中国大陆当代新儒家的四个最著名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蒋庆、陈明、康晓光与盛洪。于丹谈点《论语》的心灵鸡汤,就思想学问层次来说还算不上什么儒家,她只是借用孔子的名义贩卖几个钱花花而已。但是,这四个代表人物中,只有盛洪先生还比较在共和国崇拜的人群里有点好感,因为他倡导孔儒与传统文化的目的,是为了中国的民主宪政。在广州中山大学召开“教育与中国的未来”的第一场演讲的题目,就是他的《法无禁止:每一个公民与机构都可行使教育权》,其基本理念仍然是民主自由人权。但是,这些东西被牵扯到孔儒上来,不知道这其间的逻辑究竟是怎样的。盛洪先生本质上是一个民主宪政人士,但是,也经常写一些维护中国传统文化,为孔儒辩护的文章。那些企图从孔儒国学之类的传统中开出现代民主宪政政治的人,在听了雷颐先生与康晓光先生十几年前的一场争论后,应该洗洗睡了。

  在中国当下,那些有权又有钱的人倡导儒家,重新尊孔,用纳税人的钱,在国内外四处开设孔子学院与国学馆的目的都很明确,他们倒是一点也不含糊,就是要用孔儒国学之类的东西阻止普世价值在中国的影响,阻断民主法治制度在中国的进程。同时趁机大捞民脂民膏,大发国难之财。像蒋庆这样,靠装神弄鬼,十多年来,编辑专门毒害青少年儿童的《国学经典诵本》大发其财的人,在这场运动中是不少的。他们大捞钱财的同时,还不忘记要做帝王之师,成为一代国师。国学腐败,已经到了昭然若揭的地步。一个孔子学院网站,自己给自己招标,竟然招到 3500 万元。国内外舆论哗然,称这也许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网站。据网络专业人士称给他 10 万元做的网站肯定要比他们用 3500 万打造出来的要漂亮要实用。这种腐败现象已经到了无需装点门面,不需要遮羞布的地步。

  这些人以《弟子规》作为第一切入点,开展奴才教育,不仅仅是受到了学术界的批评,而且是北京等地的“国学幼稚园”打骂体罚孩子,造成严重的后果,每一个小孩子呆若木鸡,受到了家长们的强烈抵制。更重要的是,《弟子规》进入中央党校以后引起党内的意见分歧,已经成为意识形态的焦点之一,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毛泽东的造反有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哪一个都是与《弟子规》格格不入,共产党官员学习《弟子规》是否与共产主义信仰方枘圆凿了呢?推崇儒释道的人们,在缺乏中国式自信心的时候,就拉出来与中国有意识形态隔阂的发达国家那些成功经验,来牵强附会的论证。例如,他们有时也会说,孔儒多好啊,韩国人、日本人、台湾人都在尊重,而我们有许多国人反而抛弃。中国需要的不是“天赋人权”,而是“预付人权”。人权天赋,就没有君主什么事,而人权预付,就给专制特权留有了一个很大的宝座。对专制者这样的精心设计与良苦用心,我们尤其要警惕。其实,如果中国在政治制度上已经成了韩国、日本与台湾那样,那么我准备第一个站出来为孔儒大力辩护,我的胸前一定佩戴孔子像章。只要这个时候,我及像我一样的平民都有投票权而不遭受“被代表”的命运,那么无论怎样崇拜孔儒,我都没有意见。而现在,中国的新儒学就是一场阴谋,它的目标就是扼杀民主选举和宪法精神。

  说到这里,我想起来1991年叶利钦宣布解散苏联官方作协变成民间组织,不给经费。此举引起作协8000名作家联名上书,他们表示愿意为新政府建立新时期文学,不然将静坐绝食抗议。叶利钦回复说:“政府除了需要人民监督外,不需要任何文学。那种小丑式的官方文学,对俄罗斯人的智力是一种侮辱。”那么,现在的中国特色“国学”传承,还有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豢养的吹鼓手,都是在出卖良心和坑害老百姓,换取自己的花天酒地腐朽没落官本位生活,是贪官污吏的同路人。面对着《叶利钦在莫斯科》这一本书,我希望不远的将来有一本书叫做《传统文化出卖共和国脊梁在二十一世纪》,这是中华民族又一次精神文明的浩劫,它不仅仅是不能发展优秀传统文化,反而是要让优秀传统文化成为反对改革开放政策的工具,要把热爱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人们扭曲成为反对民主法治共和国的败类。让中国的文化人去为虎作伥,就是这一次虚伪的利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闹剧,就是国学在二十一世纪的悲哀。

  为了真正的实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我呼吁民间化的国学拥有反躬自省等等自知之明,不要成为奴才和牺牲品。真心实意的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就应该让人们当家做主,就像毛泽东时代的文化大革命那样的呼唤造反有理,向贪官污吏造反有理。这是今天的中国人民又一次崇拜毛泽东思想的一个最重要原因,是一种畸形的心态,却是中国特色的优秀传统文化解决不了的社会问题。这个时候,只有人们当家做主的共和国路线图,才是硬道理。中国共产党人是坚定不移的共和国脊梁,对于帝王将相盛极必衰的历史规律性十分清楚,毫无疑问的反对那些给特权利益和暴力崇拜标榜丰功伟绩的传统文化。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共产主义信仰才是中国人民的精神支柱,人民当家做主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

  中国光彩集团副总裁徐群贵教授
  2017年3月7日

分享到:
共执行 67 个查询,用时 0.021576 秒,在线 50 人,Gzip 已禁用,占用内存 3.828 MB